黃河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山西吉縣的壺口瀑布又是壯觀黃河的典型代表。毛主席曾在洶涌澎湃的黃河前說過:“你們可以藐視一切,但是不能藐視黃河;藐視黃河,就是藐視整個中華民族。”
  然而,在十餘年甚至更長的一段時間內,在離壺口瀑布不遠的黃河河道內,非法採砂卻像是寄生在黃河母親軀體上,除之不盡的吸血蟲,使母親河的自然景觀、地質環境遭受重創,沿河兩岸滿目瘡痍。
  這些急功近利的瘋狂採砂行為,備受中外游客詬病。6月6日,本報接到一名北京游客發來的信件,信中對於當地政府部門放任破壞壺口瀑布這一國家珍貴地質遺跡的做法進行了一針見血的揭露和譴責。該游客甚至建議重新評定壺口風景名勝區4A級景區的資格。“如果再不取締這些沒有規劃、沒有手續、胡亂採砂、利欲熏心的採砂船,那麼就只能動真格撤銷其4A級景區的資格,最起碼也應該將其降級處理,才能保住老祖宗和大自然留給我們的傑作。”
  6月11日,記者趕赴吉縣壺口,對游客反映的問題,進行了深入採訪。
  一封普通游客的來信
  “一百餘條採砂船遍佈壺口瀑布風景名勝區號稱十里龍槽景觀的黃河河道里,轟隆隆瘋狂地採砂,河道里竟然炸石頭鋪出砂場,開出運砂道路,公路兩邊也到處是鏟去樹木建起的大型砂場,規模很大的砂堆隔不了多遠就是一個,一輛輛長長的大型半掛貨車在景區的道路上來來往往拉砂,塵土飛揚。這些急功近利的採砂行為,關鍵是不僅使整個風景區的自然景觀受到嚴重破壞,而且安全隱患重重,影響了整個風景名勝區的自然環境,這樣的4A級景區讓我們非常失望。”
  這是一封落款上寫著“一名普通游客奮筆疾書”字樣的讀者來信。其中,用醒目的大標題寫著《建議黃河壺口瀑布風景名勝區的4A級景區資格撤銷或降級》。信中寫道:
  “我是來自北京的一名游客,五一前後,我和兩個朋友,來到心儀已久的山西吉縣黃河壺口瀑布旅游。雄偉壯觀的黃河壺口瀑布給我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是在風景區內游覽時看到的醜陋現象,卻極大地破壞了我們的好心情。懷著善意的目的,我建議有關部門重新評價黃河壺口瀑布風景名勝區的4A級景區資格,對其給予降級甚至撤銷資格的處罰,希望當地領導能高度重視,並且積極採取措施取締採砂船,整治景區亂象,更好地改善和保護壺口風景區的環境。
  “壺口景區是國家4A級景區,國家地質公園和國家地質遺跡保護區,還是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和國家水利風景區,在這樣的國家地質公園,千百年黃河沖刷自然形成的河槽,著名的旅游景觀十里龍槽里,看到的竟然是一百餘條在黃河河道里馬達轟響瘋狂採砂的破爛採砂船,和堆得山一樣高的砂堆,實在讓人倒足胃口,人們來景區就是來看風景的,這樣嚴重污染和破壞生態環境,沒有任何手續,被當地人叫做‘北海艦隊’的採砂船堂而皇之地出現在全國以及海外游客的眼皮底下,背後一定有利益輸送,權錢交易,當地政府官員對此難辭其咎。
  “對於當地官員自毀長城,放任破壞國家珍貴地質遺跡的做法,我代表廣大游客呼籲並建議重新評定其4A級景區的資格,如果再不取締這些沒有規劃、沒有手續、胡亂採砂、利欲熏心的採砂船,那麼就只能動真格撤銷其4A級景區的資格,最起碼也應該將其降級處理,才能保住老祖宗和大自然留給我們的傑作。”
  觸目驚心的採砂亂象
  6月11日晚11時許,記者趕到吉縣壺口,對信中反映的問題進行了探訪核實。
  壺口下高速,再行十餘公里過壺口收費站不遠,記者來到游客信中描述的岔路口,導航顯示,面前南北走向的道路是309國道。
  早在過壺口收費站時,就看到一輛輛大型貨車轟鳴著迎面駛過,經過收費站出口西側的一處自動過磅檢測治超點後,隆隆駛過收費站。記者發現,這些重裝貨車大都來自三岔路的左側,也就是309國道以南。於是,順著貨車前來的方向一路探訪。
  讓記者沒想到的是,三岔路口以南數百米處路西就有一座大型砂場,十餘輛大型貨車排隊停靠在路邊等著裝砂,砂場內燈火通明,大型裝載機轟鳴著將砂子裝滿場內的貨車。路邊一個牌子上寫著“洪源沙場”幾個鮮紅的大字。
  沿309國道一直往南,路邊隔不遠就有一座甚至數座砂場。正如信中所述,這些砂場或是將路旁的山體切掉部分,或是除去草石,用土石鋪墊,造出一處平地。河道內的採砂船抽出的沙子曬乾後,就運到這裡囤積、銷售、運走。不到10公里的路上,至少有20餘座砂場在營業,拉砂車輛一輛接著一輛隆隆駛過。
  記者發現,這些砂場大多集中在壺口收費站以南的路旁,壺口收費站以北,309國道黃河大橋以南只有少數幾家隱藏在河槽之上。在壺口鎮政府對面,一條被碾壓的浮塵滾滾的破爛道路伸向了下麵巨大的採砂場。但是,記者沒有聽到深夜的黃河河道里有採砂船作業的聲音。
  第二天一早,就聽到了河道里傳來的馬達轟鳴聲,順著聲音,記者來到309國道黃河大橋上,只見大橋以南不足百米的河道內,竟然有至少9艘採砂船在隆隆作業,巨大的馬達轟鳴聲伴著回聲響徹兩岸,難怪當地人稱這些採砂船為“北海艦隊”,果然氣勢很大。
  記者發現,這些採砂船都由一至兩根固定在黃河兩岸的繩索牽引固定,每艘船都有一根粗大的白色塑料管伸到岸上的砂堆處,一股股渾濁的水流從管口噴涌而出,傾瀉在河槽上的砂堆上。砂粒沉積下來,餘水又迴流至黃河。每艘船上有兩名船工作業,岸上的砂堆處也有一人照管。
  記者沿大橋北側石欄下到河槽內,卻意外地發現一股藍黑色,散髮著撲鼻臭味的污水,從岸上石欄處一間磚屋內嘩嘩流出,蜿蜒著流進黃河。磚屋背後,一根隱蔽在草叢中的粗大的白色水管從路基下伸出進入磚屋。這條污水形成的黑線,在黃河大橋上就可看到。
  順著黃河河水兩側的寬大河槽一直往南,記者發現,河槽中不時有這樣巨大的砂堆擋住去路。砂堆之間還時常會見到河岸上排出的發黑污水。而且,記者驚訝地發現,河槽中“孟門古渡”等歷史遺跡也被巨大的砂堆掩藏了昔日的輝煌。由於不時有巨大的砂堆阻擋,記者無法沿黃河沖刷而成的壯美河床繼續前行。返回後駕車沿黃河往南一路探訪,在孟門河心島附近再次發現二十餘艘正在作業的採砂船。一路細查,記者發現黃河下游309國道黃河大橋以南一直到臨汾吉縣高速的黃河大橋,在不到10公里的距離內,在河道內作業的採砂船至少有40艘之多。黃河東岸隸屬於山西省吉縣壺口鎮管轄範圍的採砂現象比黃河西岸屬於陝西省宜川的採砂行為要更加嚴重。有十餘艘採砂船甚至在臨吉高速的黃河大橋下瘋狂採砂。非法採砂的黑手早已伸到黃河壺口瀑布國家地質公園內,多個景點受到牽連,地質遺跡不同程度遭到破壞。
  在河邊,記者看到一輛小汽車被掀翻在土堆里,有村民告訴記者,這是因為採砂船日夜不停地採砂,附近的酒店因此生意很受影響,不勝其擾後將一輛汽車堵在拉砂車輛的過路處,結果被採砂船主掀翻後推到那裡。
  也許因為記者探訪的時間不是小長假旺季期間,景區內強行拉客攬客現象很少見到,賓館的住宿費用也在正常範圍之內。在景區飯店就餐時,其價格高於正常價格,一個小碗炒麵12元,一碟簡單的涼菜拼盤要到18元。
  滿目瘡痍為何頑疾不除
  6月12日下午,記者來到壺口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 (簡稱風景區管委會)採訪。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景區管委會主任,由吉縣縣委副書記姚煥章兼任,姚副書記正在吉縣開會,不在景區。隨後,管委會風景管理局局長蘭鳳鳴和執法大隊負責人接受了記者採訪。他們告訴記者,對於黃河河道採砂的亂象,風景區管委會也很憤慨。管委會也曾對其進行過檢查,但採砂船自稱有黃河水利委員會和縣裡的相關審批手續,由於管委會沒有執法權,無法對其進行有效的管理,所以對其無能為力。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採砂船的船主都是吉縣本地無人敢惹的“黑勢力”。
上一頁12下一頁
創作者介紹

家事清潔管理

xm84xmmwl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